你當前位置: 首頁 > 美文悅讀 > 詳細內容
斷片
來源:山西日報 作者:楊海濱2019-08-09 09:39:36
瀏覽字號:
0

  一覺醒來,柱子感覺頭昏腦漲、嗓子冒火,手習慣性地摸向床頭,卻摸了個空;定了定神,努力睜開眼,透著月光發覺窗戶換了位置;翻了個身,才發現屋里也變了樣;又緩了一會兒,才意識到是躺在辦公室的床上。搖搖晃晃起身,接了杯水,一飲而盡,來不及多想,又昏沉沉地睡去。

  這是柱子來到高源礦的第4個年頭。那年隨著全省資源整合的大潮,他和小伙伴們分配到這里,背井離鄉、拋家舍業,鉆進一頭是大山的入口、一頭是更遠的大山里面,工作、生活條件的巨大反差,成為大家最初共同的情感基礎,特別是坐在酒桌前,誰要開個頭,這種情緒能浸透最后一滴酒。

  “咚咚咚”,急促的敲門聲把柱子驚醒了,門外傳來濤哥的聲音:“快點,開會了。”柱子迷糊中抓過枕邊的手機,鬧鐘還在嗡嗡地叫著,離開會只剩5分鐘了。他條件反射般蹬開被子、抓過外套,邊趿拉鞋邊奪門而出,向樓下會議室跑去。

  這幾年礦區的變化太大了。剛來時,大伙擠在一個土窯洞里睡大通鋪,一陣響亮的呼嚕聲,能引起翻身一串;后來,柱子和工友搬進了上下鋪的6人間宿舍,里間還有個小廚房,能搭伙做飯;沒多久,又搬進了3人間的單身公寓。身為單位中層的柱子,還有了自己帶床的辦公室。“民以食為天”,有些神經衰弱的柱子更看重的是住的條件,以前最頭疼的是家里來了人連個落腳的地方也沒有,現在總盼著他們到來。

  聽著調度員的每日生產“播報”,柱子用手機給坐在對面的大明發微信:“昨晚啥情況?”“沒事呀,大家喝得都挺盡興。”大明頭也沒抬回起來。“我咋睡到辦公室了?”還沒緩過神來的柱子繼續問。“別逗了,真喝斷片了?”“我真的記不起來了。”一問一答間,柱子腦子里的片段開始慢慢串了起來。

  昨天,是濤嫂前來探班的日子,哥幾個照例自己動手在公寓備好了一桌酒菜,白酒加親人,成為聚會的絕配。幾巡下來,酒桌上便沒了秩序,濤哥指著桌子上剛摘下來的桃子對老婆說:“這是哥幾個特意為你準備的,古有桃園三結義,咱們這可是一桃值百金呀!”說完揶揄地看向大明,大明紅著臉回敬:“哥,別哪壺不開提哪壺,都老黃歷了。不過,那次要不是大家,我可真栽在村民手里了。”“一袋子桃子500塊錢,大哥說得對呀!”柱子趁熱打鐵引起了大家的哄笑,這時,坐在一旁的毛仔舉起酒杯:“誰沒個走麥城的時候?我剛來頭一次在筒倉頂值夜班時,正趕上下大雨,一個劈雷,差點嚇得我尿褲子里。”笑聲中,濤哥講起了前年不慎割破手腕的事:從工地到縣城醫院的路上,哥幾個不停地打電話,當醫生說需要輸血時,大家齊刷刷地擼起了袖子。聽到這里,濤嫂流著淚端起酒杯來了個底朝天。柱子只記得夾起濤嫂帶來的咸菜說:“濤哥少喝點,晚上還要給嫂子交作業呢。”然后記憶就一片空白了。

  “我咋回的辦公室?”散會后柱子追上大明。“你自己嚷嚷著,‘老規矩,閑雜人等今晚一律值班’。”大明邊走邊說,“我送你回的。”“酒桌上我沒胡說啥吧?”柱子總有些心有余悸。“沒有,就是講了個葷段子。”“真的?”“真的!”

  本來今天柱子該下井巡檢,感覺還是頭昏,便請了假,準備填寫工作日志。不一會兒,手機鈴音響起:“你嫂子說,咱們比親兄弟還親,她都有些嫉妒了,以后就別老說見外的話了。”柱子一字一字地咀嚼著濤哥的微信,他知道最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

  昨晚,喝飄了的柱子突然講起了那次冒險經歷:處理完老丈人的后事天已擦黑,他獨自駕車往礦上趕,途中遇雪,就在離礦區幾里地的山坡上,打滑的車子一下子翻進了路邊的壕溝,柱子用僅能動彈的左手給兄弟們打了電話。大伙開著裝載機,一路拋撒工業鹽粒,在車燈的照射下,硬是殺開了一條“雪”路,趕在救護車到來前將柱子從側翻的車里抬了出來,撿回了一條命。為免家人擔心,大家從此絕口不提此事。“不說出來憋著難受呀!”說著,柱子突然跪在地上不停地哽咽起來,大家七手八腳把柱子安頓到辦公室,直到他睡穩才散。

  “真的喝斷片了。”“嗖”地一聲,發出的微信讓柱子如釋重負。

點擊熱榜

熱門圖片

  • 客戶端
  • 官方微信
湖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