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當前位置: 首頁 > 朔州歷史 > 詳細內容
多元文化匯聚
(宋遼金元時期)
來源:朔州市新聞中心2018-12-24 10:50:18
瀏覽字號:
0

遼宋金元時期,朔州地區先后為北方契丹、女真、蒙古族統治者所占領。從后晉石敬瑭割讓幽、云、朔等十六州到明攻占朔州的400多年間,朔州地區民族斗爭與民族融合同時進行,胡漢雜居同化形成又一次民族融合高潮,并且較之先前更加廣泛深入,多元文化匯聚成為朔州地區在這一時期的主要特征。北方各少數民族的生活習俗、文化藝術與朔州地區傳統的文化習俗交相灌注,融為獨具特色的朔州地域文化。朔州地區多元文化的匯聚融合在遼宋金元各個朝代各有不同的表現。

遼宋時期,朔州境域屬遼西京道所轄。西京道所轄的州分為節度使州和縣級州兩個級別,其時的朔州、應州為節度使州。朔州順義軍,治鄯陽(遼改善陽為鄯陽,包括今平魯區),統三縣一州:鄯陽、馬邑、寧遠(今五寨東北)。應州彰國軍,治金城(今應縣),統金城、渾源(今大同渾源)、河陰(今山陰,治今山陰南故驛村)三縣。今朔州境域的懷仁縣和右玉縣隸屬大同府。宋宣和五年(1123),遼曾將朔州改為中慶府,旋即朔州、應州、寰州等一度歸宋,宋在朔州置朔寧府,后很快為金軍攻占。

遼會同三年(940),遼主“詔契丹人授漢書者從漢議,聽與漢人婚姻”,這是對民族通婚和民族同化的認可。宋景德二年(1005)“澶淵之盟”后,宋遼雙方罷兵,維持了約120年之久的睦鄰關系,契丹和漢族之間原有的壁壘進一步破除。這也使得朔州地區多元文化的融合成為必然趨勢。

朔州地區至今留有眾多的古關、古城、古堡、長城、烽火臺等古戰場遺跡,不少村莊的村名以鋪、營、堡、寨、屯等命名,帶有明顯的軍事色彩,形成朔州獨有的邊塞文化特色。宋遼時期,始建于遼代的舊廣武城伴隨雙方的激烈鏖戰,與長城渾然一體,成為突出的中華邊塞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楊業出西陘口擊遼大捷、殉國狼牙村等抗遼的事跡流傳千古,家喻戶曉。他們的人格魅力甚至被當時的敵國敬仰和崇拜。“馳驅本為中原用,嘗享能令異域尊”的邊境民族文化融合跨越敵我、胡漢之界限,別具一格。

創建于遼景宗、圣宗時期的應州龍首書院是山西歷史上有明確記載的第一所書院,不但揭開了山西建立書院的序幕,而且也成為朔州地區文化教育活動走向民間的重要標志。書院創始人為應州人邢抱樸,書院廣收四方學子,講經授史,以文化傳播、培育人才為己任。契丹雖屬游牧狩獵民族,也積極學習中原文化,逐漸形成尊孔崇儒的風氣。應州人高汝礪25歲進士及第,后成為遼代著名宰相。

金朝在占領朔州地區近十年后的金熙宗時期,實行了推行中原文化的重要改革,接受漢民族的生產、生活方式,民族之間的融合得到進一步強化。金代狀元山陰人張檝也成為朔州多元文化融合時期涌現出的杰出人物。金元之交,應州人曹之謙講課授徒,名噪一時。

金代的地方行政管理機構和行政區劃在保存本民族部落組織形式的同時,基本承襲宋遼制度。金熙宗時,從中央到地方全面實行漢制。朔州境為西京路所轄。應州和朔州為節鎮州,與府為同一級別。朔州順義軍,治鄯陽(在今朔城區,包括平魯區),屬縣有鄯陽、馬邑、廣武(治今山陰舊廣武村,貞祐三年廣武歸代州)三縣;應州彰國軍,治金城(今應縣),統金城、渾源(今大同渾源)、山陰(大定七年改河陰為山陰)三縣。懷仁縣和右玉縣隸屬大同府。

金代統治基本穩定后,隨著農業、畜牧業、手工業、商業的發展,民族間的交往更加頻繁。據金世宗在位時出使金朝的宋人記載,黃河以北州縣市井繁盛,勝過黃河以南。此時,農業生產達到了一個高峰階段。金代民族文化融合,促使民族矛盾和階級矛盾趨于緩和,為經濟、文化的發展提供了有利環境,而且金代在今朔州地區興修了眾多寺觀建筑,宗教堪稱繁盛。

元朝結束了唐末以來數百年的民族紛爭和封建割據,建立起一個統一的多民族國家,北方各民族間的融合得到加速推進。在完成了軍事占領后,為鞏固政權,于加強行政管理的同時,也推行了重建文廟、廣設學校、重儒崇文、開科取士等一系列推進民族文化融合和發展的文化治理措施。

元初,朔州地區屬西京留守管轄。至元二十五年(1288),改西京路為大同路,隸屬于中書省河東山西道宣慰使司,管轄一領司八州。一領司是錄事司,設在大同,屬縣五,懷仁為其一,右玉為大同縣屬地。朔州、應州為八州之二,應州屬縣有金城、山陰(元末遷治今山陰古城鎮),朔州屬縣有鄯陽、馬邑。

元統治者加強文化教育,提高儒學地位,也使元代的蒙漢民族關系由初期的敵對歧視轉向緩和。在民族高壓政策下,朔州地區的楊沃衍等奮起反抗,保家衛國,應縣人郭志全組織民眾,揭竿起義。在民族歧視相對弱化后,不少漢族知識分子得以參與國家治理,馬邑人崔斌、崔彧,懷仁人趙璧等因而成為名相能臣。同時,經濟上的交流、同化也是當時民族融合的一個重要內容。 軍民屯墾規模可觀,各地農作物種植得到廣泛交流和增加,畜牧業技術明顯改進,水資源利用水平提高,皮毛加工業也相應發展起來, 民族融合的良性循環促進朔州地區社會經濟有了一定的恢復發展。

還須提及的是,400多年間,宗教文化在朔州地區的融合也很突出。受漢族人信奉佛教的影響,遼統治者也開始提倡佛教,大搞佛事,大刻佛經,大建寺廟。金元統治者對宗教信仰也都采取了兼容并蓄、力圖利用的保護政策,信奉不疲。元初,道教的發展也曾達到鼎盛,有元一代,基督教、伊斯蘭教的兼容并蓄為前朝歷代所無。

據地方史志記載,建于遼代的應縣佛宮寺占地4萬多平方米,建于寺中的木塔舉世無雙。建于朔州的崇福寺、棲靈寺是由官邸和府署改建。由于統治階級的倡導,朔州地區佛塔高聳,寺廟林立,僧尼眾多,佛教活動頻繁,佛教文化傳播空前興盛。在佛寺、佛塔的布局和建造形式上,也堅持傳統風格和北方民族特色相融合,具有多民族的豐富內涵。今存的釋迦塔有諸多遼代秘藏文物,更是各方面文化匯集的實物資料。

多種文化元素在朔州地區融合、匯集,使朔州地區由一方軍事重地不斷轉化為經濟迅速發展、社會逐步繁榮的新興區域。

(摘自《朔州史話》)

朔州新聞網版權聲明

責任編輯:寧瑞婷

返回首頁

點擊熱榜

熱門圖片

  • 客戶端
  • 官方微信
湖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